當前位置:首頁 > 書中自有殺人術 > 第九十九章 心照不宣,躍馬渡川

第九十九章 心照不宣,躍馬渡川


  ?    楚西當然明白了爺爺和鬼老的用意,應該說他本身并不擅長這些,但他的聰慧和異于常人的成熟靈魂讓他很快明白了,何況類似的事前世書里讀到了不少。
  
      楚西并不是一個書呆子,相反他涉獵很廣,前世他僅僅是明白,但還是會被青年人的沖動和理想化所左右。
  
      重生之后得以用另一種視角思考,他明白得更快,王刀自然也明白,大家心照不宣,相互觀察,楚西未必就一定聽從安排,他對王刀也有自己的想法。
  
      以前他無條件地接受爺爺的安排,那是因為他代表的是楚家,他接掌的是楚家,現在則不同,一切都是他一個人擔。
  
      沒什么比對自己負責更重要的了,因此爺爺和鬼老安排了王刀,但唯有自己決定才是關鍵。
  
      對于鬼老,之前的楚西感覺是神秘、強大、老練,很是佩服,如今他要離開自己了,還真有些不舍。
  
      雖然鬼老跟在楚西身邊時間不長,但是他見證了自己初入江湖的成長,是他一直盡心守護自己、幫助自己。
  
      起身對鬼老深深一躬,楚西唯有以此表示自己的敬意與謝意,再沖著王刀一抱拳,算是完成了新老交托。
  
      “王統領,以后請您多關照。”
  
      王刀也不怠慢,起身還了一禮,“少爺言重了,以后直呼在下名字即可。”
  
      鬼老一直坐在原地,對楚西的敬謝,他頷首坦然接受,將楚西和王刀二人的表現全都看在眼里。
  
      他沒有多言什么,人與人的關系是靠時間來促成的,這二人都有自己的堅持和驕傲,以后相處下來的感情才是真的,現在少些虛情客套也正常。
  
      當然,他自身來說還是希望二人能夠一路并肩,相互扶持,但如果沒有緣分也不可強求。
  
      鬼老不是拖泥帶水之人,當下將這些事情安排好,就連夜離開了,離去前,他分別給二人留下了一樣東西。
  
      留給楚西的,是他這些年修行凡武和魂技的經驗,包括他對神魂方面的一些研究體悟。
  
      留給王刀的就不得而知了,但想來也差不離,王刀是他唯一的學生,雖然現在青出于藍,但有些東西畢竟是時間越長感受越深。
  
      那冊《感神篇》,他復刻了一份,這些日子也仔細研究了一番,確保沒有問題,臨行前再次交代了二人以后要注重收集神魂方面的功法。
  
      楚西其實很好奇為何鬼老只收王刀當學生,而不是當王刀的師父,但自己仔細一想也就明白了。
  
      王刀走的是刀道,現在已經頗有些造詣,但基本是自己習練的,道不同,自然不能為師。
  
      再者鬼老與王刀之父的關系,對王刀更多的是子侄之情,又牽扯部族和暗衛等復雜關系,為師卻未必為父。
  
      前世楚西雖只是書生,但也明白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道理,這不單存在于武林,五行八作皆是如此。
  
      到了這異世,也是同樣,特別是在星武者間,師徒比較罕見,師生關系居多,像他與陳院長就是這般。
  
      不過上次見到卓英,她倒是有意促成自己拜師,至于拜的是誰倒是還未透露,只道是讓自己先考慮考慮。
  
      卓英言明,這位想收自己為徒的長者品行高潔,德高望重,并且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傳人,觀察自己也有一段時間了。
  
      鑒于楚西的特殊身份,這位長者必然也是古星遺族傳人,并且還是兼修古新兩種星武之人。
  
      楚西對于此事倒是不排斥,一來他自修行以來,早就想有一位明師指點,二來則是出于自身處境的考慮。
  
      如今他算是將楚家一系的宿命全部承繼到自己身上,他不同于凌天羽,還有家族可以依靠,完全是孤身一人。
  
      有個師父,就有個靠山,畢竟卓英親自來當說客,打了包票的人,想來也是個大人物。
  
      至于品行如何,他人口碑是一回事,跟王刀這事一樣,還是要自己親自體會。
  
      整個送親使團在飲馬關停留了三日,楚西也在二爺爺家里住了三日,多陪陪了老人家,與三叔一家也是多多親近。
  
      期間長寧郡主又再度光臨楚府一次,卻是自己從未謀面的姑姑楚英趕到與郡主匯合,前來探望父兄。
  
      楚西第一次見這位姑姑,確實英姿颯爽,頗有將門虎女之風,楚家再度熱鬧了一番。
  
      晚宴后郡主離去,家人團坐共話家常之時,楚西少不得與姑姑親近一番,從她口中得知了不少消息。
  
      本來這次楚英是受命代郡主署理郡中事務,但郡主與金鳳長公主接洽后特意將其召來,并且將郡主府中高手帶來不少,想來是特意準備。
  
      楚西一聽,對本來漫不經心的簡單任務也提起了警惕,能讓這位見慣風浪的郡主如此做派,想來此行會有些波折。
  
      楚英歸來休整一天后,使團再度開拔,此去將躍馬渡川,正式離開天桐了。
  
      楚西有些興奮,來到這異世,算是正式首次出國了,上次不算,一路昏迷被鬼老背出國境,又藏身深洞,根本未曾見識異國風情。
  
      說來這躍馬渡川,還有些典故,當年西川國盛,現如今飲馬關一帶被西川人叫做躍馬關,意思躍出此關,就可侵略天桐富饒平川。
  
      霍山將軍帶領軍隊一氣將西川人打回夾金山以西逐出天桐,收復失地的同時還奪取了西川渡口。
  
      從此飲馬關代替了躍馬關,躍馬渡川反倒成了天桐人威脅西川人的態勢。
  
      楚西上次來時并未出關向西,因此并未領略到西川渡口的繁華,如今一見,才知谷河碼頭與這里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數十丈長數丈寬的大船這里比比皆是,而且雕梁畫棟,裝飾的華美異常,最奇特的是不少大船之上綠植滿滿,靠近些還可見奇石假山噴泉裝點其中。
  
      這哪像渡船,簡直就是移動的豪宅園林,楚西只得感慨自己孤陋寡聞,見識太少了。
  
      和親使團自然不便與尋常人等同乘,金鳳國也是財大氣粗,直接包下了碼頭上最豪華的一艘大船,讓楚西咋舌不已。
  
      也是在渡口楚西才知道往來客商一般是不走飲馬關進入天桐的,大都是由發達水系進入,其處自有水寨監管。
  
      飲馬關直面的是咽喉地帶,巨江最窄最淺之處,水勢也最為平緩,但就是此處的一個渡口已經讓楚西大開眼界了,那巨江最寬處還不得賽湖若海。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