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錦堂玉華 > 第758章

第758章

    “這才是關鍵。”吳桂萍微微一嘆,“當初母親逝世的時候只是不允許大圈的人碰我們家族,卻沒有不允許大圈的人對付威廉母子。”
  
      政養心中一震,馬上隱隱的猜出了一點東西,當下急忙追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母親逝世之后,父親就帶著我們家族回到了南美。”吳桂萍嘆了嘆,“但是威廉母子他卻是愛莫能助,因為如果不是他當年在外面偷食,家族就不可能被迫的要遠赴南美避禍,所以家族的一些叔伯對父親的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他膽敢讓威廉母子認祖歸宗,那么所有家族的成員將和他劃清界限。從此再不相往來。”
  
      政養點了點頭,一個豪門世家有很多時候雖然是族長說了算,但是其中肯定會有一些權利制衡的。其中內情之復雜遠遠不是那些普通人所能知道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有人有絕對的權威,即便是古代的帝王也要受制于一些利益的集團,更何況是現在的民主社會?一旦是弄到了眾叛親離的地步,他的父親恐怕會被人宮到最后連族長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父親原本也是頗有抗拒,因為他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流落在外面,所以和家族的一些叔伯鬧的很僵,但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大圈的人給父親送來了一封信。”吳桂萍續道,“信中明確的告訴他,當年我母親去世之后,原本大圈是準備將我接過去撫養的成人的,不過母親堅決不同意,因為她始終認為我應該是吳家的人,而且她不想我幼小的心靈在過早的失去了母愛之后,再失去父愛。”
  
      說到這里,吳桂萍眼中淚光隱現,不過依然還是極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感。但是語氣已經開始有點顫抖了。
  
      政養黯然一嘆,心中突然之間對這個女人生出一種莫名的痛惜,這個女人也是不容易,有誰能知道在她華麗的外面其實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往事?同時也是對她的母親升起了一股由衷的仰慕,他腦海之中幾乎可以勾畫出來一個賢妻良母的畫面來。
  
      這是一個偉大的讓人不得不去尊重的女性。
  
      “大圈的人盡管萬分的不愿意,但是最后還是不得不同意讓我跟隨父親回到了南美。”吳桂萍凄然一笑,“但是他們為了防止我父親讓威廉認祖歸宗,可謂是機關算盡。為什么他們要這么做呢?因為一旦是威廉回到了我們家族,這樣勢必會分走了我一半甚至多半的父愛,所以他們很直接的警告父親,這一輩子最好和威廉母子保持距離。而且明確的告訴他,如果大圈想對付他,就算是他躲在天涯海角也會被揪出來,所以如果他想安穩的過完下輩子,最好是不要在我的傷口上撒鹽,否則所有的后果由他一人承擔,他的家族也會成為全球大圈不共戴天的仇人然后父親終于妥協了。”
  
      政養點了點頭,這樣的威脅能不妥協嗎?如此說來當年的大圈也算是仁至義盡了。所謂的傷口上撒鹽自然就是不要讓吳桂萍失去的母愛的同時再失去父愛了。
  
      “可是你的父親難道就這樣放棄?”政養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畢竟威廉是他的骨肉。
  
      “父親妥協是妥協了,但是并不妨礙他暗中照顧威廉母子。”吳桂萍無奈的一笑,“臨走之前他在溫哥華為他們母子置辦的豪宅,每月會固定的給他們生活費。而且會經常偷偷的過來看望他們。”
  
      “所以大圈才被徹底的激怒了?”政養再次一嘆,他幾乎可以猜出后面的情形了。
  
      “是的。試想溫哥華在他們眼皮底下怎么可能瞞得住他們的耳目呢?”吳桂萍點了點頭,“大圈惱火的是父親居然敢把他們的話當作耳邊風,所以在某個晚上的時候父親又去見他們母子的時候,當他剛剛打開房門的時候威廉母親的尸體被懸掛在了大門口。而當時還不到十歲的威廉則是跪在了母親的尸體下面……”
  
      政養忍不住渾身一震發寒,激怒了大圈的后果的確是讓人不寒而栗,這樣的手段,老實說政養很不贊同。
  
      “你是不是不贊同他們這么做?”吳桂萍幽幽一嘆,只看政養的表情就知道了,“事實上我也不贊同,但是大圈的人始終都認為,若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出現,我的母親就不會郁郁而終。這么多年來他們之所以沒有懲罰她,主要是因為我母親說要為我積點陰德。”
  
      政養苦笑搖頭:“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件事情你父親應該負主要責任,如果他當初能恪守為人丈夫的底線,事情就不會這么麻煩。當然你母親和大圈都應該負次要責任,如果你的母親不是不聞不問,或者是大圈肯放手讓你母親離開,事情也不至于不可收拾。”
  
      “這么多年來我也是這么想的。”吳桂萍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政養一眼,“可是你要知道,有很多時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這個世界上有幾個男人能經得不住女人的誘惑?”
  
      政養苦笑點頭,事實上他就是這樣的男人,所以實在是沒有權利去指責他的父親。至于大圈和他母親當時的處境,換著他來想想,其實也可以理解。
  
      “不過,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你父親告訴你的嗎?”政養還是覺得有點好奇。
  
      “不是的。”吳桂萍搖了搖頭,“我忘記告訴你了,這么多年來其實大圈都和我有聯系。因為他們必須要知道我過得是否幸福?只不過這件事情我沒有讓任何人知道,而且我也一直和他們客意的保持著距離,畢竟他們的很多做法我也不是很愿意接受。”
  
      政養恍然大悟:“如此說來,你們和大圈的關系并不是外界所想象的那樣糟糕?”
  
      “應該說是我和大圈的關系,而不是我們家族和大圈的關系。”吳桂萍糾正道,“大圈很多的叔伯都是當年我母親的同門,所以他們對我的愛惜也算是發自肺腑的,畢竟我母親當年也算是托孤給他們的,不瞞你說,就算是現在大圈的馬云看到了我也要讓我幾分,因為當年如果不是我支持他,他是沒有可能坐上大圈之首的位置的。”
  
      政養大是驚訝的看著吳桂萍,想不起其中居然還有這么多秘密,早知道這樣自己就沒有必要這么麻煩了。看來自己有必要跟黃強好好說說這件事情了,以免中間發生了什么誤判。
  
      “只不過這么多年來,大圈依然是對我們家族心懷芥蒂。”吳桂萍微微一嘆,“無論我怎么從中周旋,始終都沒有用處。”
  
      “是不是因為后來威廉回來的原因?”政養心中微微一動。
  
      吳桂萍驚訝的看了政養一眼,隨即點了點頭:“是的,大圈始終都不能原諒威廉進入到我們家來,雖然沒有認祖歸宗,但是這還是讓他們不能接受,所以。唉。”
  
      “你父親當年不是不敢讓威廉回來嗎?”政養大感好奇。
  
      “我父親是不敢,但是如果是我同意的呢?”吳桂萍苦笑搖頭。
  
      “為什么?”政養這次真的是猜不出是什么原因了?
  
      “我父親臨終之前向我痛哭流涕的懺悔。”吳桂萍面無表情,“說他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我和我的母親,但是不管怎么說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么做任何補償都于事無補,而且他也無法補償。所以他希望我接手家族之后能照顧一下這個弟弟,給他最起碼的生活條件……我想到威廉的母親多少是因為我的關系而被大圈的人殺害的,所以于公于私我都應該補償他。基于這些原因所以我后來才讓來回來幫助我做些事情,而這也是大圈不能理解我的原因,但是他們又不能責怪我,只能遷怒于我們家族我之外的人了。”
  
      政養苦笑搖頭,他隱隱之中猜出吳桂萍這次恐怕是在引狼入室了。道理很簡單,政養可以做一個極為大膽的猜測,威廉這次回來是不是有為他母親報仇的嫌疑?
  
      這些都是很有可能的,因為威廉現在所做的事情原本就很詭異。至于大圈反而是撇開嫌疑了。吳桂萍之所以不解釋大圈的事情,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讓家族的人去猜忌,再說了,有很多時候故布疑陣也能很好的將家族的人團結在他的周圍。
  
      看來吳桂萍本身的手腕也是極其的高明的。甚至連孫道凌也是瞞著的,由此可見一斑了。
  
      想到這里心中又是一動,他想到了一個很好的確認辦法。
  
      當下追問道:“以前我記有個朋友秦冰一直都在幫助你辦事,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這個問題他其實一過來的時候就想問了,不過因為時機不是很成熟,所以一直隱忍不發。
  
      吳桂萍大有深意的看了政養一眼,笑道:“我還以為你一見到我就會追問秦冰的事情,想不到你直到現在才問起來了。”
  
      “不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嘛。”政養干咳了一聲,只此一句就知道秦冰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訴她了。兩人之間的關系一定是十分的親密了。
  
      吳桂萍笑了笑:“我和秦冰之間的關系近乎于姐妹了。要知道以前她一直在我身邊幫忙,所以我們經常會說一些在中國的事情,秦冰告訴我你們之間的很多事情,你們還是親梅竹馬,不過秦冰卻對你有很多誤會,等到誤會消除之后,又發先了另外一些遺憾的事情。”
  
      政養再次干咳了一聲,很明顯兩個女人經常在一起聊一些關于他的話題,原本吳桂萍對自己了解不多的,在秦冰這個知根知底的人高數之下,也基本了解的透徹了。當下急忙轉移話題道:“后來秦冰到哪里去工作了?”
  
      “前段時間她人一直在美國和威廉在一起,原本我幾個月前就準備讓她回來的,結果他告訴我想出去旅游放松一下,這很正常,畢竟她已經辛苦了一年了。這不好久都沒有來的電話了,只是偶爾給我發條短信。”吳桂萍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你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政養大皺眉頭。
  
      “是的。”吳桂萍再次點頭,“不過前幾天威廉回來告訴我,秦冰現在還不錯,估計過不了幾天就會回來了,如果你能在我這里多呆一段時間,見到他不成問題。”
  
      政養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冷笑不已,只此一句就證明了威廉大有問題,因為他在秦冰的問題上一直都是瞞著吳桂萍的。這難道還不證明了他居心叵測?
  
      當然他現在也不著急揭穿他,因為他沒有足夠的證據。不過也用不了幾天了,因為臨來溫哥華之前他已經從夏雪手中拿到了秦冰交給她保管的鑰匙,而他在下飛機之前已經把鑰匙給黃強安排他找到這把鑰匙的銀行,然后取出里面的東西。說不定黃強的人現在就已經找到了東西。
  
      “威廉現在在你們家族到底是一個什么身份?”政養瞇起的雙眼,繼續問道。
  
      “他是什么身份完全在于我。”吳桂萍笑了笑,“如果我樂意將他當著弟弟,那么在我們家族他的地位就很崇高,如果我不愿意,那么就和一般的人沒有區別,你好像對威廉特別感興趣?”
  
      “我只是對你們兩人之間現在的關系感興趣。”政養笑了笑,“不要忘記了當初因為他的母親,所以你的母親才郁郁而終。后來又因為你母親的過世讓他的母親慘死,甚至到最后連他認祖歸宗也是不行。但是事實上你們還真是有著血緣關系的姐弟,所以我對你們兩人之間如何處理這種復雜的恩怨情仇的關系有點好奇。”
  
      “你是懷疑他接近到我身邊的目標不純?”吳桂萍也是聰明人,馬上就明白了政養的想法。
  
      喜歡痞子術士請大家收藏:()痞子術士更新速度最快。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