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放牧眾神 > 第二百零五章 壞消息

第二百零五章 壞消息


  白騎士總部。
  檔案室內的黑石燈被打開了。
  明亮的燈光照亮屋內,幾乎沒有留下一處死角。
  巴澤爾走入了房內,站在門口巡視屋內,跟循著記憶來到了那日斯坦克所待在的書架前。
  白騎士的檔案室內除了以往的任務匯總外,還存放著眾多危險人物的資料收集。
  巴澤爾掃過書架上三排堆滿的檔案袋,右手平放在檔案袋上方,慢慢拂過。
  在他的印象中,斯坦克是個很懶散的人,每日按時上班打點,從不推遲下班,那夜他就應該提前察覺到異常的……
  可這個懶散的男人背后,卻又有著讓人信任到足以托付一切的可靠。
  究竟是什么,讓你背棄了白騎士的榮耀與大家的信任?
  巴澤爾沉默地瀏覽著書柜上排列的檔案。
  突然。
  他的視線停留在一處,猛地露出野獸發現獵物般凜冽而兇猛的目光。
  斯坦丁·奧沃德!
  巴澤爾緩慢而小心地伸出右手食指,輕輕觸碰標注著上述名字的檔案袋,在即將碰到之前他的食指感受到了一層若有若無的隔膜。
  隔膜很薄,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輕而易舉地戳破,但它真實存在著,并被巴澤爾所感知到。
  這是……斯坦克的【隔離】!
  五指戳破【隔離】所留下的隔膜,巴澤爾抽出了檔案袋,拆開封口纏繞的白線。
  檔案袋出乎意料地沉重,巴澤爾臉色微沉,取出厚厚一疊檔案紙。
  紙上記錄著:
  斯坦丁·奧沃德。
  真理教會現任大主教之一。
  疑似倫格爾敦大慘案事件幕后主使之一。
  三十年前曾參與……
  ……
  目光掃過一行行觸目驚心的“履歷”,巴澤爾的神色早已緊繃而冷厲。
  一個個問題飛快地掠過他的腦海。
  斯坦克為什么要獨獨在這份檔案上留下【隔離】的痕跡?
  他到底是主動背叛白騎士,還是受迫無奈之下背叛白騎士?
  如果是后者,那么第一個問題就能得到解釋!
  “巴澤爾隊長!”
  突如其來的急切呼喊從門外傳來,只見索爾·阿道夫喘著粗氣地出現在門口,一手緊緊抓著門沿。
  “巴澤爾隊長!西岸港口發現了斯坦克隊長和他妻女的尸體!艾佛隊長在第一時間對斯坦克隊長的尸體做了檢查,除卻身上多達上百條的鞭痕,他體內存有未散去的控神儀式的殘留!”
  “目前我們已能初步確認斯坦克隊長是受了邪教分子的操控,并且受到來自他妻女安全的脅迫……”
  “咔嚓。”
  檔案室內忽然響起的異聲打斷了索爾·阿道夫的話語。
  被譽為白騎士新星的索爾·阿道夫愣愣地站在門口,望著此時此刻屋內恍如太陽般耀眼的男人。
  總是沉默寡言的男人漠然而立,可手中被捏碎的檔案表露了他內心的情緒。
  以巴澤爾·高文為中心,地面向四周龜裂出如蛛網般的無數裂縫,以不可阻擋的速度蔓延向四周,直至激發守護白騎士總部的煉金法陣!
  玄奧繁復的煉金法陣迅速啟動,維持著搖搖欲墜的檔案室不至于就此崩塌。
  索爾·阿道夫雙手死死抓住門沿,面色大變地感受著面前猶如狂風般碾壓而來的氣勢。
  這種令人窒息的感覺讓他如同面對盛怒時的總隊長閣下!
  他終于明白為何艾佛隊長會對巴澤爾隊長尊敬有加,并非因為巴澤爾隊長身后站著的高文家族,僅僅是因為……他手握著的力量!
  炙熱的金色流火憑空環繞流淌在巴澤爾身周,如煌煌大日般灼目耀眼,讓人無法直視居中的身影。
  與此同時,一輪虛幻的金色大日顯化在倫格爾敦城的上方,四方皆可見!
  ……
  原來是這樣嗎?
  斯坦克啊,為什么不向我求助,你這家伙怎么總是喜歡一個人承擔?
  結果到了最后,連瑪麗蓮和小溫妮都沒有保住……
  恍惚間。
  巴澤爾似乎回到了那年與斯坦克初次見面的那一日。
  “下午好,高文家族的公子。”
  “嘿,巴澤爾,你知道帝國那些貴婦人是怎么議論你的嗎?哎,別走啊,聊聊嘛!”
  “巴澤爾,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能發展為好朋友的關系,為啥?哈哈哈哈,因為我們都是同一類人啊!”
  ……
  ……
  “是巴澤爾,他那邊出事了?”
  嘴角叼著一根野草的男人抬頭望著天空那輪虛幻的大日,驚訝問出聲。
  站在他身邊的,赫然是埃爾維斯·蘭斯洛特。
  埃爾維斯抬眼望了眼頭頂的大日,便將目光收了回來,淡淡道:“今早有人在西岸港口發現了白騎士叛逃的那名隊長的尸體,那名隊長曾是巴澤爾僅有的朋友。”
  李斯特·凱愣了下,狐疑道:“巴澤爾的朋友?你在開玩笑?那性格別扭的家伙居然也有朋友?”
  埃爾維斯意有所指道:“每個人都會有朋友或是同伴,而所謂朋友與同伴,大致就是性格、理念差不多的人。”
  “我見過那個叫斯坦克的人,雖然表面看上去與巴澤爾大相徑庭,完全是兩種類型的人,但其實內在很相似,都是那種死也不愿意去麻煩身邊人的倔強家伙,什么事都喜歡放在心里自己扛。”
  李斯特·凱撓了撓腦袋,納悶道:“我其實一直都挺好奇的,巴澤爾到底是怎么和殿下相熟的,按照那家伙的性格,哪怕是面對殿下,他也沒理由輕易敞開界線吧?”
  埃爾維斯沉默了好一會,并未馬上回答李斯特。
  “殿下于幼年時期曾救過巴澤爾那家伙一命,事后,巴澤爾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曾對殿下允諾日后會償還她的救命之恩,當時殿下對他說了一句話,可能就是這句話促使巴澤爾面對殿下打開封閉的心靈。”
  聽到這番話,李斯特不由得精神一振,情緒莫名的亢奮起來,感覺自己體內的靈魂莫名燃燒了起來,連忙追問道:
  “什么話?殿下對那家伙說了啥?”
  埃爾維斯瞥了這李斯特一眼道:“這么想知道的話,你自己去問殿下或者巴澤爾。”
  李斯特當即就蔫了,一副悻悻而又不甘的模樣。
  去問巴澤爾那家伙?
  那他最后得到的只可能是無視的目光!
  至于殿下那更是根本不在考慮范圍內。
  “過幾天你幫我負責下貝爾·阿道夫的訓練,我有事要外出一趟。”
  李斯特奇道:“貝爾·阿道夫?就是那個和冥鴉尤文·安東尼扯上了點關系的小子?”
  埃爾維斯輕輕頷首道:“冥鴉尤文·安東尼曾是黑騎士格斗術總教官,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雖說這位在離開黑騎士后加入了永夜教會,不過永夜教會與八神教會乃至邪教都有所不同。另外便是,能被他看中的人,怎么也不會是個廢物。”
  “現在的你以及巴澤爾,與尤文·安東尼相比,誰更強?我單指格斗術一方面啊。”
  埃爾維斯沉默了片刻,緩緩道:“二十米內我殺他,二十米外他殺我,巴澤爾與我相差不大。”
  李斯特臉色微變道:“這么強?這位可是從百年前就滯留不前,開始走下坡路了!”
  埃爾維斯淡淡道:“好歹也是上一世紀的格斗之王。再說了,拿劍的怎么和玩槍的打?在第六位階以前,槍械確實占據了很大優勢。”
  說到這里,他忽然目露異色地望向身邊的李斯特。
  “對了,你家的那東西還沒修復好?”
  李斯特頓時心痛地齜牙咧嘴道:“快了,就差最后一步,年底之前吧。這次可真的是傾家蕩產了,連同家族傳下來的祖業都投進去了,希望以后去見老祖宗的時候老祖宗不會嫌棄我。”
  埃爾維斯微微點頭,喃喃道:“盡快吧,今年年底……估計不會太平了。”
  “怎么了?”
  “……其余兩位王子那里,可能會對殿下不利。”
  李斯特臉色一變道:“他們難道還敢對殿下出手不成?”
  埃爾維斯瞇了瞇眼,語氣低沉道:“前不久家族開始向我施加壓力,讓我在兩位王子殿下中做出抉擇,另外還傳來了一則暫時不知真假的消息……當今君王,也即是殿下的父親可能支撐不了太久了!”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