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詭異在線中 > 第414章 似曾相識

第414章 似曾相識


  “羅先生,怎么了?”
  洛封突如其來的反應吸引了方盼和高涼的注意。
  倆人也轉頭望去,然而什么都沒發現。
  空無一人的走廊似乎比平時還要漫長和安靜,盡頭處仍是一片漆黑,給人不太舒服的感覺。
  洛封的手摸向腰間,背部與手臂的肌肉幾乎瞬間繃緊,這樣的起手動作早就不知不覺成為了他的習慣。
  可惜他現在摸不到刀鞘,那陣傳到他耳中的詭異歌聲很快也不再響起。
  如同歌聲的主人也察覺到了他的存在,隱匿起來。
  洛封很想去一探究竟,又不得不壓下這個冒險的念頭。
  眼下他沒狐鬼傍身,貿然動手容易吃虧,只能先選擇等待和觀望。
  “你們二位把整件事從頭到尾跟我說一遍吧,最好不要遺漏什么細節。”
  思來想去,洛封就回頭問起了方盼和高涼,希望能從兩個人那里獲取有用的消息。
  整件事的經過要說簡單也很簡單。
  起因是前不久,老實待在房間里的兄妹倆聽見了有人敲門。
  抱著高度的警戒心,他們倆一邊高聲詢問,一邊悄悄湊到門前,想通過貓眼去看外面,誰知道這一看,兩人就遇到了相當驚悚的情況。
  敲門的聲音仍然在響起,他們用貓眼卻看不見門外有任何人!
  “鬧鬼?”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解釋?”方盼滿臉的驚魂未定,“你是想象不到當時我的心情,真的是頭皮都發麻了。”
  洛封也沒回應她這話,又問:“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倆為什么會從房間里跑出來?”
  無論是什么人,只要是怕鬼,第一反應應該都是躲在自認為安全的空間里才對。按照方盼兩人的講述來看,他們出現在洛封眼前的事就不怎么合乎情理了。
  “我們倆倒是想留在房間里,問題是,沒機會啊。”
  “什么意思?”
  方盼惡狠狠地吐出口氣,說:“門被打開了!”
  洛封一愣,旋即會意:“你是說,房門被鬼打開了?”
  “不知道是不是鬼……反正!我們都沒去動,那門就嘎了一聲,自己打開了!你說,這情形還讓我們倆怎么安穩待在房間里?”說到這里,方盼好像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雙手抱懷,連忙互搓胳膊。
  洛封則神色不變地繼續問:“那你們倆怎么能肯定那鬼在追你們?”
  “剛剛不都說了嗎?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高涼搖頭,“總之我們倆離開房間后沒多久就遇到了羅先生你。整件事差不多就是這樣。”
  “也就是說,現在有兩種可能性,要么那個鬼還待在你們房間,要么,它現在沒準就在我們附近?”
  看到洛封說話時那一臉淡然的模樣,方盼忍不住問他:“羅先生,這難道是人為的把戲嗎?我怎么看你一點都不驚訝?還是說,你不相信我和我哥的話?”
  “信不信很重要嗎?關鍵是接下去該怎么做。”
  局面又有了些復雜的變化,無論實際上方盼和高涼的遭遇如何,這對于洛封而言,顯然都不能說是好事。
  他看了看兄妹倆,突然就若有所思地問他們:“那你們知道這棟樓里的那些手印是怎么回事嗎?”
  “手印?”
  “什么手印?”
  高涼和方盼不約而同地疑問出聲。
  接著兩人對視,不著痕跡地錯開了目光。
  “看來你們還沒發現?”
  洛封倒不是很意外,點點頭后留意到方盼和高涼還在直勾勾地注視自己,便隨口解釋了一句:“好像又有人出事了,在樓上我發現了點痕跡。”
  “又有人出事?可是沒理由跑到我們這里啊?”
  方盼和高涼面面相覷,洛封尚且也是毫無頭緒,想了想就說:“既然這樣,不如我們三個一起再去樓上看看怎么樣?如果還沒收獲,咱們就先離開這棟樓再說。”
  他暫時沒說出止水失蹤的事,即便說了也無濟于事,只會徒增擔憂和懼怕而已。
  至于方盼和高涼,怕歸怕,他們也不可能干躲在這里什么都不做,于是也就順勢同意了洛封的提議。
  三人很快小心地來到了血手印較為密集的四樓和五樓。
  洛封在一面墻壁前蹲下來,仔細查看幾塊位置較低的手印。
  從血跡的走向來看,留下手印的人在這里明顯是跌倒在地,下意識用手扶住了墻。
  假如說這些手印不是由誰留下來的痕跡,那它體現出來的規律又未免太過真實了點,著實叫人想不明白。
  在洛封的后面,方盼和高涼也是滿臉嚴肅。
  他們倆看上去同樣十分認真地審視洛封正在查看的那面墻,可惜兩個人依然一無所獲,各自皺了皺眉。
  洛封端詳了一會兒,伸出手去觸碰血跡,而后收回手搓搓指尖,湊到鼻子下方,那股子還挺熟悉的血腥味頓時讓他的嘴角勾起了點苦笑的弧度。
  除了他以外,別人貌似都看不到這血手印;觸手可及,偏偏這血跡又像是永遠不會干涸;說是靈異現象吧,既不是鬼打墻,又不是很嚇人。
  總體來講,好像又多出了一個謎團……不對,自己以前是不是見過類似的情況?
  忽地,蹲在墻壁前的洛封神情微動,他又認真看了兩眼墻面上的血手印,眉頭便思索地皺起。
  “羅先生?”方盼也在他身邊蹲下來,“接下來咱們怎么辦?這樓太邪門了。我和我哥都不敢住在這里了。”
  洛封轉頭看看她,扶膝起身對兩個人說:“我們先去主館那邊吧。如果能順利離開,到時候再坐下來好好想想。”
  見他已經有了主意,方盼和高涼也就點頭同意。
  “對了,有件事我還挺奇怪。”
  “什么事?”
  三人轉身朝樓道的方向走去,洛封冷不丁開口問了一句。
  “你們一直待在房間里,也沒人去找你們,你們怎么知道孟靚靚遇襲的事?”
  方盼和高涼的腳步同時微不可察地一頓,然后高涼就露出苦笑地說:“我們雖然不知道這事,但也能猜到一二。不然羅先生你沒必要親自來找我們不是嗎?”
  “是嗎?我還以為你們早就知道這事。”
  整理完袖口的洛封抬起臉來,平靜地看向身邊的兩個人。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