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妻吻上癮 > 第3637章,澈道歉

第3637章,澈道歉


  
      昭禾陪奶奶聊了會兒,就回了自己房間去了。
  
      她從腰上摸出一個紅繩子,紅繩子上拴著一個小布兜。
  
      她摘下,打開,里頭有一團白色的狐毛。
  
      這是師父給她的。
  
      師父說了,不管發生什么,不管她在哪里,只要她燒了狐毛,它就會立即出現在她面前。
  
      于是,昭禾捧著這一團如雪般的毛發,小心躲在房間里燒了。
  
      下一秒,一只白狐貍赫然出現在她的房間里。
  
      昭禾咧嘴一笑:“師父!我搬家了,嘿嘿……”
  
      現代。
  
      傾頌陪著珍燦在產房里。
  
      雖然是二胎,但是珍燦的生產并不順利,婦科醫生建議剪一下,這樣胎兒更容易出來。
  
      可是珍燦一聽,嚇得魂不附體:“不要!不許剪!啊!”傾頌本就心疼她,之前家人們也商量了,等著生產的時候一定要給珍燦做無痛分娩,但是,無痛分娩也要看時間來做的,珍燦眼下這情況,一時半會兒不會生,打了無痛
  
      之后熬到麻醉過去還生不下來的話,那也是無用的。
  
      醫生一直在掌握節奏。
  
      只要珍燦愿意,馬上打無痛,馬上然后剪一刀,孩子慢慢就出來了。
  
      現在珍燦自己不樂意,傾頌在一邊也攔著,實力護妻,醫生們分外發愁。
  
      這孩子不是別人,是世子啊,也是天凌大帝膝下的小皇孫啊!
  
      手術室外,所有人都在等。
  
      傾慕一直視傾頌為“兒子”般,他的緊張與在意,不亞于凌冽,也不壓于夜康。
  
      等了幾個小時了。
  
      傾慕終于忍不住吼起來:“有沒有人!進去給我看看到底怎么樣了,或者出來告訴我們一聲!”
  
      一名護士馬上跑過來,膽戰心驚道:“陛下,我這就進去看看。”
  
      不多時,護士出來,將事情告知了傾慕。
  
      眾人一片嘩然。
  
      現在產婦生孩子,安全率還是極高的,因為有很多急救的手段跟助產的措施。
  
      有過生產經驗的女子們,也替珍燦捏了把汗。
  
      慕天星心疼地說著:“萬一生不下來,是不是還要剖腹產?那也太遭罪了,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剖呢!”
  
      今夕聽著,更是眼中泛紅,急的抹眼淚。沈歆旖挽住了今夕的手臂,溫聲道:“王妃放心吧,醫生們肯定他們的手段可以幫助到珍燦的,而且這位朱醫生是非常有經驗的婦科醫生,接生不是難事,唯一的難事就是
  
      珍燦會遭些罪的。”
  
      麥兜忍不住,哭起來:“媽咪為什么還不出來,爹地也不出來,還有小弟弟也不出來,嗚嗚嗚~”
  
      凌冽趕緊把孫女抱過去:“乖,麥兜不哭,皇爺爺在,我們全都在這里守著,一起給你媽咪加油,她一定會平安出來的。”
  
      珍燦開指特別慢。
  
      醫生打了針,助她宮縮,順便給她注射了無痛。
  
      她原本疼得上氣不接下氣,結果漸漸的,感覺不到絲毫疼痛了。她在藥物的助益下終于開到七指,結果又不再往下開了,而羊水什么都破了,醫生也不問,也不說話,直接給了一剪子,小世子順著溫暖的水源自己往下流,順著宮縮的
  
      勁,醫生輕輕一拉就出來了。
  
      去膜……剪臍帶、擦拭、拍打、稱重、打針、包裹……
  
      傾頌整個人嚇傻了。
  
      他雙腿發軟,根本不敢走過去。
  
      而醫生也沒叫他,有經驗的護士三下五除二把小家伙處理干凈,抱給了傾頌。
  
      傾頌接了,頓時泣不成聲,俯下身,跟珍燦一起瞧著。
  
      而醫生抓緊時間給珍燦善后。
  
      胎盤出來后,又趁著他們不注意,趕緊縫合起來。
  
      長出一口氣。
  
      總算是母子平安!
  
      對他們來說,罵不罵,責不責怪,都不重要。因為在今天的手術之前,這位醫生已經被傾慕專門叫去過御書房,傾慕給的說法就是:一切以孩子跟母親的生命安全為準則,不管發生任何事情,只要你首先想到他們的
  
      生命安全,天塌了,我替你兜著。
  
      不多時,護士抱著可愛的小娃娃出來了。
  
      “恭喜諸位了!四皇子妃誕下一位小世子,母子平安!”
  
      產房的小車推了過來,護士將寶寶放在小車里。
  
      大家一擁而上,都想抱抱,但是又覺得大人身上有細菌,娃娃太小,還是這么看著比較好。
  
      小嬰兒其實長得都差不多。
  
      可是,今夕偏說:“哎呀呀,長得跟我們珍燦小時候好像!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而且,慕天星還不贊同:“明明活脫脫一個小五嘛!傾慕,你看,是不是跟小五一模一樣?”
  
      傾慕笑開:“都像!都像!他倆的孩子,都像!”
  
      夜康馬上道:“像誰都一樣,反正傾頌跟珍燦都是容貌上等的人,孩子自然不會差的。”
  
      凌冽點頭,細細瞧著:“倒是有幾分像我。”
  
      夜康:“等他長大些,看看眼睛就知道了,也許是我喬家的水晶大眼呢!”
  
      沈歆旖卻泣不成聲。
  
      麥兜歡喜地望著小弟弟,轉身看著沈歆旖:“皇伯母,你怎么哭了?”
  
      沈歆旖趕緊擦擦眼淚,笑著道:“我是高興的。”
  
      其實,她是難受。
  
      小五的孩子都出生了,可是她的邇邇還沒有回來呢。
  
      兒行千里母擔憂,沈歆旖的心,自從邇邇離開那天,就萬萬沒有踏實過!
  
      青丘。
  
      澈置身于青丘皇宮的密室。
  
      因為這里供奉著所有狐族帝君的血玉。
  
      邇邇自從認祖歸宗、當了狐帝,便也有一塊血玉供養在這里。
  
      玉在人在,玉亡人亡。起初,澈實在是找不到他們,愁的很,而圣寧因為這件事情跟他冷戰,洛杰布鬧著要帶著龍蛋去異世冒險,圣寧舍不得,一個龍蛋搭上了一個哥哥,如今還要再為了一個
  
      龍蛋搭上老祖宗們跟姑姑、姑父么?
  
      圣寧把洛杰布夫婦送到了花界,洛杰布到了花界,有的玩了,也不那么鬧人了。
  
      而澈思前想后,總算是想起,青丘還有帝君靈玉在的。
  
      他找不到邇邇是好事,說明妖魔鬼怪也找不到,他只要守著靈玉,邇邇靈力足夠、龍蛋孵化,自然有能力主動回來的。
  
      可是,他這一看不打緊,看了卻嚇一跳!
  
      邇邇的狐帝靈玉一點點出現了裂痕,甚至整個兒破碎了!
  
      澈整個人都震驚了,狐帝的修為,他是知道的,老狐帝的畢生修為+萌太祖的悉心教導+三顆內丹的融會貫通+太陽果+虛空丹……這怎么可能!
  
      就在澈心痛地用力捂住胸口的時候,靈玉中的靈力始終不散,一點點凝結著、一點點凝結著,又凝結出新的玉石模樣。
  
      澈渾身冷汗!
  
      這是……狐帝在異世發生了意外,失去了真身,死了,再想了個法子,一點點重塑了真身么?
  
      重新結成的靈玉,晶瑩剔透,好像并不結實。
  
      澈想起自己當初醋意大發,豬腦一樣一揮手,害的邇邇在異世還不知道受了怎樣的苦楚,就自責煎熬。
  
      他立即閉上雙眼,將純正的靈力源源不斷朝著靈玉灌輸而去!
  
      他要不遺余力幫助邇邇重塑九尾狐真身!
  
      若是讓圣寧知道,邇邇為了護著龍蛋,死過一次,只怕要心疼地哭死過去吧?
  
      澈忽然睜開冰藍色的眼眸,念了個訣,一行金子落入靈玉之中。他緩聲道:“狐帝,朕錯了,害你受苦了,朕已助你重塑好了九尾真身,你若能聽見,便好好護著你自己,你的命于朕而言,不亞于龍兒的重要啊!”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