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傲天圣帝 > 第2320章,隔壁老王

第2320章,隔壁老王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傲天圣帝最新章節!
  
  因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山海風就像是一個竄天猴一樣,直接飛出場外,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摔了一個狗吃屎不說,還砸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來。
  
  對于眼前這一幕,無論是太海谷族人,還是穆海谷的幾個修士,全都沒有預料,都是目瞪口呆。
  
  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好一會,山海風才爬了起來,但他卻一臉失神,顯然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他怪叫這就準備沖上演武臺:“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竟然讓我的天馬對你產生了恐懼,你怎么會讓天馬對你產生恐懼!”
  
  葉天澤根本沒理會他,他望著眼前這匹雪白的天馬,沖著它勾了勾手,道:“過來,給你糖吃。”
  
  太海谷的族人,差點一頭栽倒在地,這等手段怕是太海谷的小孩子都不會上當吧!
  
  一生只奉一主的天馬,怎么可能走過去,要知道天馬的心性,可是無比……
  
  就在這時,那匹雪白的天馬,低著頭邁開蹄子,在地上重重的踩踏了幾下,猶豫了一下,便走向了葉天澤。
  
  葉天澤笑著撫摩著它的鬢毛,說道:“哇。還是個女孩子呢,難怪這么害羞,別怕,叔叔不是壞人,你看這是什么,上好的青貯草。”
  
  “……”眾人。
  
  山海風望著自己的天馬,到嘴邊的話全都咽了回去,他賞了自己一耳光,卻發現這不是在做夢。
  
  他的天馬,竟然被別人撫摸了,最重要的是,對方拿出了青貯草,他的天馬嗅了嗅之后,立即吃了起來。
  
  那樣子就好像,眼前這個人才是這匹天馬的主人,而他只是一個外人。
  
  “你放開我的天馬!”山海風怒吼著,沖向了葉天澤,手中劍光一閃,朝他斬了下去。
  
  感覺到身后的劍氣規則,葉天澤卻頭也不回,只是朝身后打了個響指,當那劍刺過來時,便被他一個響指彈了回去。
  
  “鏘”
  
  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聲傳來,氣勢洶洶的山海風被這一個響指,連人帶劍,直接震飛了出去。
  
  “轟隆”
  
  還是原來的地方,不過這一次不是狗吃屎,而是四腳朝天,砸在了那個洞里面。
  
  “噗”
  
  山海風一口逆血噴出,臉色無比的蒼白,他看著臺上還在喂馬的葉天澤,充滿了恐懼和驚訝,甚至有些絕望。
  
  眼前這個人,明明是同樣的境界,可他只是打了個響指,連頭都沒回,就把他擊敗了。
  
  而此前他騎乘天馬時,更是他最強的時候,幾乎與天馬合一,可在沖鋒的時候,他卻感覺到了一股恐懼,甚至是臣服之感,而后從來沒有被打斷過的人馬合一,就這么被切斷了。
  
  “這是……怎么回事!”
  
  無論是太海族人,還是穆海族人,都沒看懂這是怎么回事,葉天澤那一個響指,太過隨意了。
  
  可他只是無極道,他不是天道級,如果他是天道級,他們只會敬畏,但他是無極道,他們無法理解。
  
  對于無法理解的東西,人們通常都是透著敬畏的。
  
  看臺的最高處,山海陳歡站了起來,他凝重的看著演武場,他看不懂此前葉天澤如何把山海風從天馬身上逼下來。
  
  他也看不懂葉天澤為什么能夠安撫住山海風的天馬,但他知道,葉天澤剛才的響指,大有文章。
  
  他感受到了剛才他法則力量感受到的無力,無法侵入對方的境域,那一個響指,看似簡單,卻直接在響指一丈的區域,展開了境域,劍進入了境域當中,完全失去了力量!
  
  “這個家伙!”山海陳歡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就在眾人驚訝不解時,葉天澤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修士都頭皮發麻的事情。
  
  他縱身一躍,直接騎上了這匹天馬,太海谷族人捂住了嘴巴,他們覺得葉天澤這是瘋了。
  
  喂別人的天馬,或許可以用特殊的辦法,但是,騎乘別人的天馬,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天馬是絕對不會讓第二個人騎乘在自己的身上,沒有心意合一,那就等于是逼迫天馬去死。
  
  受到的巨大的阻力,同樣也會沖擊自己的意識。
  
  可是,葉天澤騎上去,就像是沒事人一樣,拉起了韁繩,在演武臺上跑了起來,最后干脆飛出了演武臺,在空中翱翔了起來。
  
  不一會兒,天空中傳來了他快樂的歌聲:“我有一頭小毛驢啊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我左手拿著小皮鞭……”
  
  “……”眾人。
  
  “噗”山海風又是一口逆血噴出,直接昏死了過去,他今天經歷了人生中的大悲大喜。
  
  大喜是連戰五場,好不痛快,大悲卻是因為,自己一個天馬騎士,竟然被甩出了天馬。
  
  最重要的是,他最重要的天馬,比老婆還親的天馬,竟然被別人喂了,喂了不說,還被人家騎走了。
  
  恐怕,自從歷史上有天馬騎兵這個物種一來,他是第一個親眼看著自己的天馬被騎的騎士。
  
  “過分了啊!”太海谷的族人此刻都覺得心中涼颼颼的。
  
  這簡直比給人家戴綠帽子還過分啊,此刻山海風的感受,肯定不亞于親眼看著自己媳婦,跟人家在床上討論人生,切磋招式。
  
  不一會兒,葉天澤返回了,天馬穩定的落在了地上,他從天馬上落了下來,撫摸著它的鬢毛,說道:“別擔心,他死不了的,我這也是給他一個教訓,讓他知道天高地厚,對他有好處的。”
  
  白色的天馬發出一聲激昂的馬嘶聲,這才平靜了下來,葉天澤松開了它,在它屁股上拍了一下,道:“回去吧,日后要是有緣相見,我還喂你。”
  
  “……”眾人。
  
  白色天馬快樂的跑回了山海風身邊,用蹄子踢了踢山海風,山海風抱住了它的腿,忽然大哭了起來,道:“別走,別離開我,我們可是簽訂了共生契約的,你要是走了,我什么都沒有了,我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看到山海風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太海谷族人都是涼颼颼的,因為他們也都有天馬啊。
  
  再看葉天澤時,不像是看圣者,更像是看隔壁老王。
  
  感受到周圍的眼神,葉天澤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玩的確實有些過火了,畢竟天馬可是天馬騎兵的寶貝疙瘩,比老婆還重要啊。
  
  也就是他,拿屎蛋真的當屎蛋,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簡直就是個虐待狂。
  
  他尷尬一笑,看向了山海陳歡,道:“還有四場,你們哪一位上啊,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們噶難受到,什么是戰爭的殘酷!”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浙江风采1